“前途”漫漫,谁将为这款国产纯电动超跑买单?
发布时间:2018-12-17 13 来源: 四川新闻 浏览量:23

如果有一天,当大部分新造车势力终将成为炮灰,不知道有着英雄主义的陆群和前途在认清现实真相之后能否依然热爱生活。

2015年4月,上海。

这座城市开始弥漫着一丝炎热,这是前途汽车第一次站在国际车展的舞台上。

只可惜,那一面,所有人只可远观。

不过时间记住了贴在超豪华馆展台墙上的那只蜻蜓。

四年之后,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在回忆起当初为何用蜻蜓做品牌LOGO时,他浅浅的说,“蜻蜓,外表看似很柔弱,但却是自然界中的独特物种。迅捷而精准,它的每个翅膀都可以独立颤动,在空中可以自由地变换速度和决定飞行的高度和轨道。蜻蜓的翅膀也是最优美的轻质飞行器,因为轻薄,所以迅捷;同时,虽然轻薄,却足够坚韧且有耐力,在风暴中依然能够展翅前行或跨越海洋。”

蜻蜓的特征,在陆群眼里与前途的理念高度吻合。

特别是身陷电动汽车时代,这些特征,就是衡量一部好车的关键指标。或者说,在陆群看来一部真正好的电动车就是在优雅、平和、自然的外表下,蕴藏令人惊叹的速度、精准的操控和强悍的续航能力。


2018年8月8日,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为68.68万元的前途汽车第一款量产车型K50终于在苏州生产基地正式上市,虽然那一夜6辆K50在厂区道路模拟的城市赛道上以凌厉迅捷的表现点燃了无数人心中的激情。但在很多人眼里,不可否认,从2015到2018年,前途K50不仅来得晚,还太慢。

不过就像罗曼·罗兰说的那样,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陆群一样,前途也是如此。

“微斯人,吾谁与归?”

直到今日,陆群时常仍然会想起,17年前的美国亚利桑那州汽车试验场,年轻的他驾驶一辆其开发的SUV做蛇形绕桩测试,对驾驶技术自信满满的自己在穿过最后一个桩时,车身侧倾过度,发生了横向的翻滚,幸运的是只断了三根肋骨。

17年后已经是前途汽车董事长的陆群回忆起来仍觉得甚是自豪,他觉得身为工程师的自己就应该有探索物理极限的勇气。而勇气不仅仅是拥有勇气,还要敢于放手。

就如同他离开了一口气干了13年北京吉普,设想用十年时间成为中国最优秀的汽车设计公司,再用十年成为世界最优秀的汽车设计公司。


但是当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达成第一个目标的时候,陆群认为并不需要实现第二个目标了。所以从2010年开始,陆群又十年的时间去尝试成为优秀的电动汽车整车企业之一。

在陆群看来,“我觉得自己就像黑夜里的一只萤火虫,本来不知道自己能亮多久,但是远处有那么几束光亮慢慢聚拢过来,我们围在一起就散发出了更大的光亮,而且更加勇敢,这就是志同道合的快乐。”

虽然公司创立之初没有任何原始积累,但他在不断地尝试中结识了一起并肩至今战斗的伙伴。所以为什么自信,是因为这个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支队伍,伙伴们愿意放弃合资企业的高薪要职,也是因为拥有有一样的梦想。


而选择在造车这条路一直走到黑的陆群,无时无刻不认为“今天有了这只会飞的蜻蜓”的正是有了这个团队,就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里那句“微斯人,吾谁与归?”

漫漫前路

困难?

前途如每一个新造车势力一样,面对着核心的基础性技术的研发不足、定位不清晰甚至定位错误等问题。

特别是在环境问题、能源危机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全球电动汽车市场发展迅速,截止到2017年底,全球电动车保有量超过340万辆,年复合增长率达58%。据国际能源机构预计,到2030年,全球电动汽车保有量将突破1.25亿辆。

也因为电动车市场的红海,我国涌现出大批布局电动车的新造车势力。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近年来新增电动车生产厂商超300家。


不少业内人士预计,未来能够存活下来的新造车势力仅1~2家。这不仅是因为竞争激烈,更重要的是,大批新造车势力除了未能看到清晰的路线之外,也未展现出自身的竞争优势。

所以当不少新造车势力将大量人员和资金投入在了造型、车身以及加速性方面,这些本是传统汽车企业的强项让新造车势力的“新”无迹可寻。而作为成立仅两三年的车企,试图在传统车企的优势领域和对方竞争,成功的几率可想而知。


这些问题也无疑摆在了以“驾趣”为产品核心锻铸的前途K50面前。

目前,兼具赛道体验和日常出行是前途K50的最大特征。该车NEDC综合路况续航里程为380公里,仅满足城市日常驾驶需求。加速性能方面,K50百公里加速时间小于4.6秒。

陆群坦言,4.6秒“并不那么惊人”,但在日常使用场景中,0-60公里/小时加速时间小于2.6秒;70-90公里/小时加速时间不超过1秒;100-120公里每小时的加速时间不超过1.4秒,能在等红绿灯、主干道和高速运行时迅速起步、超车。

另外,即使在凝视前脸造型、整车轻量化设计和赛道级底盘系统等方面,K50的跑车特质都有所凸显。


但这些对于目前的前途汽车来说,只是刚刚翻开了一本厚书的扉页一样,未来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模式挑战”。

虽然困难重重,在陆群看来这无疑是每一个创业者的必经之路, “我们是一群汽车工程师,解决问题就是工程师的天赋和使命。”

卖给谁?谁要买?

68.68万元,K50的上市创造了中国品牌电动汽车售价的历史最高纪录。虽然后面还附赠了例如针对2018年12月31日前个人新购车用户提供终身免费质保、终身免费保养、终身无条件免流量费以及终身免费道路救援等诸多买赠服务。

但如此“高昂”的价格直接打碎了许多人对于拥有国产纯电动超跑的美梦。


不过对于消费者“买不买”,陆群并不着急。“我们(对K50)没有明确的预期,K50担负着重要的品牌使命,而不仅仅看重,得到客户对前途的认可才是关键。”

在品牌方面,陆群认为必须从头开始,“品牌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历史积淀,但更重要的是产品好坏。做品牌是慢功夫,不是急功近利的,品牌不是打个广告让人都知道就是好品牌了,而是认同。无论在哪个细分市场,我们都会是这个细分市场的最高品质、最高性能。”

除此之外,据悉在K50上市之后,前途未来几年还将基于三大平台准备推出8~10款车型。


由于目前前途仅有K50一款车,按照其工厂5万辆的实际产能与规划产能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如若K50不佳,对于是否会给前途下一款车型的开发生产带来资金问题,陆群的回答是,“我们不缺钱。”

陆群指出,“我们在新三板上挂牌每一笔钱都是透明的,可以通过财报看到。因为融资问题导致开发推迟是不存在的。前途正处于准备期和投入期,按照财务制度,需要计入‘亏损’,但实际上,很难用亏损的概念来定义企业资金情况。不过前途将较早进入盈利期。”


陆群的勇气十足,前途与陆群一样。

只是如果有一天,当大部分新造车势力终将成为炮灰,不知道有着英雄主义的陆群和前途在认清现实真相之后能否依然热爱生活。

Copyright © 2012-2019   www.qsby.net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